洛惜言

爱哑舍,爱全职,爱魔道,无药可救的耀厨一枚

各位,我有一个疯狂的想法(胡思乱想,切勿当真)

声明:以下内容纯属瞎想,操作很难,成功条件类似物理学的理想状态下。
假如某一天80%的女性达成一致看法,要求只同长的帅(设满分一百85分以上称为帅)的男生婚配并孕育,那么在女多男少情况下帅的男生就会更容易婚配,而丑的男生婚配率极低(假设社会治安好,性侵行为惩罚力度大且避孕及终止妊娠成本低)并且这些家庭繁衍后同样让性别比例维持在男多女少状态下,于是女性又在婚配条件的原有要求颜值基础上加上个人习惯,然后每一轮逐个加上穿衣品味,身材,性格,学历,收入,家庭背景等等条件,在这一过程中可能会发生男性渐渐比例增加而女性比例慢慢减少,但坚持条件只升不降,最后倒了某一阶段,产生了一个诡异的平衡点……等等,这不就是性别颠倒版三从四德吗?
果然不可行,第一句以及第二个括号里的事情纯属不可能嘛。

心情不好,谈谈丧偶式育儿

今天刷微博,发现有的网民怕不是对丧偶式育儿有什么误解,最可笑的是,我今天遇到的那个奇葩,就因为我给他列举了几个单亲育儿(因为愿博的案例中女主角物质条件较好,目前无配偶或正交往的人,并且只是有这种倾向)的好处,反驳了他所谓“单亲妈妈连孩子他爹都找不到都算是黑户”的观点,他就用十分不当的语言冒犯了我的家人,算了不生气了,谈谈正题。
我所理解的丧偶式育儿,是与家庭形势无关,但和母亲对子女的关系及态度有关的,丧偶式育儿,就是所谓母亲把自己人生的全部价值都寄托在儿女身上,并因此“委屈”自己给儿女过度“奉献”的育儿方式,经典例句包括“等你长大了妈妈就享福了”“妈这辈子就指着你了”“妈妈为你已经很委屈了/吃了这么多苦你长大了一定要报答妈妈”等等一系列大家耳熟能详的句子,这种教育方式显然给母子双方都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之所以被称为丧偶式育儿是因为已知案例中寡妇或离异女子居多。
如果一个寡妇,把儿子当做自己的一切,当做生命的全部意义为了儿子丢了饭碗打零工养大孩子孩子娶媳妇嫌屋子不够大就自己搬出去让儿子住大房子最后孩子为了钱谋杀她被她发现后销毁证据再自杀(以前在一本类似于智慧背囊的书里看的,恶心到了)这就可以算作也是丧偶式育儿的标配之白眼狼故事了
如果一个寡妇,前面的故事和上一位一样,只不过她的儿子比较“孝顺”反复告诉妻子“我妈带我不容易,你要怎么怎么”,那就是第二种丧偶式育儿标配了,这种我们现在称之为“妈宝”
如果一个寡妇或者离异女子,她会耐心教导她的孩子,但她并不把孩子当做自己全部的存在价值,她有自己的事业和人生,她与孩子的亲子交流占用她的时间和大多数教育专家建议的时间差不多,她把孩子放在心里但能保证孩子不和其它东西在她心里打架,孩子将来成为出色的人她为他骄傲,孩子不如她期待的好或者更糟糕她也能不为此气馁,这自然不能算作丧偶式育儿。
还有一种,女性丈夫健在且婚姻关系很好,但她对儿子的方式和第一种那个寡妇别无二致,把儿子当做自己的全部价值,这也应该归类为丧偶式育儿。
最后讲一个老掉牙的笑话:
一个“成功人士”在一所学校演讲“想想你们母亲头上斑白的头发,想想她脸上的皱纹……”突然一个孩子打断到“那是你的妈妈,我妈妈才没有这么丑”

关于生育权

昨天我们上课老师正好讲到,今天又在微博看到有人讨论这个,所以决定出来卖弄几句。
按照中国的法律,一个在胎儿落地降生之前,孕育女性都可以决定它的去留,不管是提前做工作,事后吃药,还是用医学手段堕胎,都是女性的自由,即使是已婚女性,也无需征求配偶的意见。
为什么这么规定?很明显,女性在生育中,承担的风险是非常大的,这里对女性的保护就是一种公平的体现――承担妊娠风险的人有权决定自己是否承担风险妊娠而不承担风险的人无权干涉。
如果有人问男性的生育权如何保证,这里解释一下,男性的生育权和这个不冲突,如果和妻子意见一致,那么就是最常见的一种,除此之外可以领养孩子。如果比较在意血缘还有一种叫代孕的,实在不行学学澳大利亚那个大叔,自己用医学技术生。但要明白你的生育权不是你对妻子子宫的支配权。

太宰治的迪士尼公主梗

太宰是不是一个合格的迪士尼公主?

――你有魔法长发吗
――似乎不算很长,不过看起来很潇洒
――你有魔法双手吗
――人间失格
――小动物愿意和你说话吗
――小脑斧算不算
――受过诅咒?
――至少自己这么认为
―― 被人下毒
――背刺事件了解一下
――被绑架,奴役?
――算是吧,虽然是故意的
――别人是不是觉得你的难题是靠男人解决的
――chuya~
――好吧你是一个小公举

梗是在隔壁看的,迪士尼梗,感觉我的小学生表达好沙雕,私心加了双黑
顺便祝所有即将高考的宝宝一切顺利(。ò ∀ ó。)

真的公平吗?

最近看了一篇关于公共厕所女厕应该多余男厕的文章,发现我们学校也有类似的现象,我们学校的公共浴室一楼是男生二楼是女生,两层楼浴室数量差不多,基本上也都是小单间,里面一个蓬头一个置物柜的那种看似没什么问题,但是――这里是一个政法类院校!除了公安专业以外所有专业女生数量平均比男生多出一倍还多的政法类院校!假设平时全校各48%的男生和女生去洗澡,那么平均每个喷头每小时只要接待0.6个男生,却要接待1.7个女生,高峰期(如夏季晚上)甚至每小时2.3个女生!同一时间男生的流动速度却还是能保证平均每小时1.2人。顺便一提,男生洗浴的时间往往连女生的一半都不到。
同样的总数,看似很公平,但是看人均,就会把不公平的一面展现出来

我有一套漂亮的裙子

我有一套漂亮的裙子,很受女孩子欢迎的日系风格
面料柔软舒适,非常适合夏季的衣服
价格不算太过昂贵,虽然作为夏季衣物也并不便宜
我的母亲觉得它对我来说有点短,但那更多是因为我腿上的赘肉而不是别的什么
我为它的存在而有些沾沾自喜,因为朋友们都说这套裙子很美
我为它搭配了好看的皮鞋,包包,帽子或者阳伞
我想要穿着它学习,逛街,乘坐地铁或者去拜访朋友
我真的真的非常喜欢它
但是每当我拿起报纸和手机,我又会有些害怕
因为我害怕,如果有一天我慌慌张张地冲进某个警局,接待我的警官不会觉得它是一条漂亮的裙子,他们会觉得它惹祸
但是夏天到了,即使那些消息让我害怕,我还是会喜欢我的裙子
它真的很漂亮不是吗?

夏季到了,可能又快到了“女孩子不该穿这么少出门的季节”,和朋友讨论最近的一些新闻,有些感慨,写了这么一首不成样子的诗,诸君见笑了

不止爱情,暗恋也会随着时间成熟,变得淡定而禅意,是这样吧。
只要我不说,你永远都猜不到我的心情。
从当初一天见不到你就烦躁,到现在想哭时想着你的名字微笑。